赋香馥

有些事情,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了的话,就不会这么糟糕了。

【阑尾cp】灿若星辰(短篇√文艺陈赫视角√割阑尾梗√脑洞产物绝非现实√)

在我大学的时候,我认识了一个人。他叫郑恺,长得很帅有时候又很可爱。不是我少女,但是我真心觉得他的那双眼睛是他全身上下最帅气的地方,乌黑、明亮,仿佛可以看见漫天琐碎的星辰洒落在其中,也就是灿若星辰吧。

记得那一阵子我和他的关系非常不错,他甚至还陪我割过阑尾。 

其实在我割阑尾的前天上午我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刚一下课我的右侧小腹就传来一阵抽搐的疼痛,仿佛有万千根针狠狠地扎在哪里一样。我登时就软倒跪在地上,身上一阵一阵地冒冷汗。但是这疼痛来得快,去得也快,我很快就没什么事情了,所以我也没怎么在意这阵抽痛,径直照常走回了宿舍。 

那阵子杜江天天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在忙些啥,而张殿伦更是一心一意地一个猛子扎进学海拼了命的”遨游“,每天不去图书馆呆上个把小时的不舒服,还天天捧一摞子书回来晚上秉烛夜读。看见他这么拼命我也怪不好意思的,顺路有事儿没事儿去一去图书馆,回来还是该打游戏打游戏该干啥该干啥。

以为是普通的肚子疼的我,打算回宿舍休息休息,当时已经下午了,宿舍里就我一个人,我回到宿舍直接呈大字型躺在床上,结果一觉就睡到第二天中午。

睁开眼睛,宿舍里只有郑恺一个人,郑恺一看到我醒了,就把我拉起来,“你醒了?快陪我玩实况!”我伸了个懒腰,就滚下床。

在我也忘了郑恺到底输了第多少局的时候,我的肚子又开始疼了起来,这次的疼痛比昨天更加难受,好像巨浪一层层袭来,我的脸“刷”的变得滚烫,身体却好像置于在冰窟中一样冰冷。

“郑恺……我肚子疼。”我摸了摸脸,看向一脸“我不服气”的郑恺。

“哦,你喝热水呗。”

我起身去倒热水,肚子疼的好像无法大喘气,我喝了口热水,只感到热水缓缓流到我的身体里,先经过喉咙,然后是胸腔,最后流入胃里。温热的感觉似乎缓解了一些疼痛,但又好像什么作用都没有。

我看了眼一脸认真玩游戏的郑恺,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。但是……“郑恺你游戏到底为什么这么渣!”我狠狠的抱怨着。

“我,我就不信了!”郑恺瞪了我一眼,“我一定会赢你的。”

我记得我当时的心情是,我的妈啊郑恺郑恺郑恺你就救救我好不好,我是真的不行了。

我看了一眼不忿的郑恺,又把自己的话咽了下去。

这么下去我真的有机会去医院吗!我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郑恺想道。

“喂…”我轻轻伸手搭住郑恺的肩,轻声说道,“郑恺,你就那么想我死吗……”

郑恺随意瞥了我一眼,然后迅速被我的脸色吓到,“陈赫?你的脸色也太吓人了吧?"

 在我全身被剧痛弄得完全瘫下来之前,我勉强撑着又说了一句,“所以快点送我去医院啊郑小狗。”

 整个进医院的过程说实话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。那个晚上,我全身发冷瑟瑟发抖的躺在医院走廊的加床上,身上只勉强披了一条又小又薄的毯子,而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郑恺他去帮我缴费挂号回来,发现我被安排在走廊上的时候冲口而出的那句“怎么可以这样!?我的兄弟躺在走道上!那么小的被子!他在发抖!”

现在想起来让他在必须保持安静的医院里大喊还真是难为他了。毕竟是上海人嘛哈哈。 

看着他冲护士大喊的背影,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郑恺把我叫醒了,他看着我安慰道,“你要做手术了,别害怕啊,哥们怀挺你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我呆呆的看着郑恺的那双眼睛,乌黑的瞳孔,细碎的光芒洒落其中,“对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“郑恺,我们是兄弟对吧?”

“对,我们是兄弟。”郑恺笑笑,眉眼弯弯,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没有他耀眼。

多年以后,我还是会想起那双的眼眸,现在经过了修饰化妆的眸子已经没有当年那么清澈单纯了,只是在夜深人静时,在闲暇时,我会看向深蓝璀璨的天空,想起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,想起那个傻傻的少年。